第91节(1/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卓转身向他走来的时候,白祺注意到他的眼眶有些泛红。

    白祺扬起笑脸,冲还在注视着彦卓背影的江娢挥了挥手,而后牵住了已经走到他身边来的彦卓的手,轻声道:“去国外探望也不麻烦的,随时都可以去。”

    他是想安慰彦卓别因为离别而难过,可彦卓却说:“我只是不太习惯。”

    彦卓对父母,尤其是江娢这位母亲的感觉,是很复杂的。

    在读到江娢那封信的时候,他从前对母亲所有的负面情绪就突然都无处安放了。他受过的委屈是真的,可江娢承受的一切也是真的。过去那么多年的心结哪里是一朝一夕就能轻易解开的,所以即使今天来送她,彦卓也是犹豫了很久的。

    刚刚那个拥抱,终于让他放下了。

    他知道自己不是被亲生母亲憎恶着的孩子,知道母亲心中对他还是有爱的,这就够了。不管这份爱掺杂了多少复杂的成分,只要心知它存在过,彦卓就不会再为此耿耿于怀了。

    彦卓的情绪低沉,白祺就也安静地陪着他回了家。

    正想着怎样能帮彦卓分散注意力的时候,白祺突然感觉到头一晕,一股火涌上了脸颊,而后很快蹿遍全身,瞬间变得滚烫了起来。

    彦卓被他这副样子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就要带他去医院。

    白祺在昏沉之间咬了咬舌尖,用自己仅剩的理智告诉他:“易……感期。”

    抑制剂是要在Alpha的易感期来临之前,提前打下去才会起抑制作用的,既然现在已经发作了,那就是去医院也没用,打抑制剂也没用,只能靠ga亲身上阵才能帮他安然度过的。

    至于怎么帮……

    彦卓接住已经扑过来的Alpha,红着耳根想,都在一起这么久了,还能有什么大场面他没见识过?

    他体质一向强健,耐力也锻炼得越来越好,这有什么受不住的。

    ……

    就怪了!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过他,Alpha在易感期内会变得特别爱吃的东西,范围还会不限于食物?

    彦卓抵死捂着自己的胸口,咬着牙道:“真的不能再……”

    迷迷糊糊之间,白祺只听到了一个“再”字,于是更加用力地扒开了对方那只阻挡他进食的手。

    等到终于把Alpha的易感期熬过去,彦卓脑子里的那些伤感愁绪早就已经不知所踪了。

    他连抬一下指尖都费劲,身上那几处敏感的位置更是碰都不敢碰一下,稍稍用力就会拉扯得疼痛,嘴上却还能中气十足愤愤地质问道:“你不是说过,你从来不会忘记打抑制剂?”

    不愧是彦总,无论身处什么境地都绝不会落下这一身气势。

    不对,现在应该称呼他为彦董事长了。

    白祺单手支着脑袋,歪在他身侧,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他看,露出一个稍显腼腆实则心虚的笑来:“我们结婚,我高兴。”

    “……”

    彦卓一拳捶进了棉花里,顿时没了脾气:“我也高兴。”

    白祺又冲他露出了那个漂亮的、让他心动的笑容来。

    就像第一次在公司撞见他,他就认准了这个人一辈子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不生子,所以番外就到这里啦,喜欢生子情节的读者可以去专栏看看其他文。感谢各位小天使在本文连载期间的陪伴和鼓励,下本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