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了!

    因为是被吹成了神一般的人物,大伙再见到他,多多少少不能用以前的眼光看待,都是拘谨的很。

    魏琛一笑:“原来如此。”

    “都是乡里乡亲的,以后还得仰仗各位。”魏琛对大伙说。

    毕竟是从小在村里被看着长大的,就算当上了将军,大伙渐渐的也熟悉起来。

    “琛娃子,以后都不打仗了吗?”张婶子问。

    魏琛点头:“不打了,仗都打完了。”

    “那你以后也不走了吗?”

    “嗯,不走了。”

    “将军叔叔,听说你在北境一个人管十万人吗?”刚才喊他大英雄的孩子问。

    魏琛笑着点头。

    他一点架子没有,倒是跟以前一样,大伙稍稍安心,也就更亲近了。

    又有人问道玖哥儿,魏琛也都一一答了:“各位,晚上就在这里吃饭吧。”

    一句话,便是什么生疏也没有了,周围又是热热闹闹的。

    晚上,闹得很晚,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在一起商量,苏澈和贝贝的婚事正式定于这个月底。

    好在亲事要准备的东西都提前准备好了,时间上也不会太赶。

    苏玖想着客人多,到时候就打算将酒桌就搭到庄园里去,那边位置宽敞,坐多少桌都可以。

    白霜和村里的婶子,连夜忙绣工,赶制了几床鸳鸯被褥出来。

    魏琛则是广洒贴,宴请四方朋友前来热闹。

    最难熬的是一对新人,婚期内是不能相见的,李贝贝也回了自家,苏澈每日就在家里写大字,实在忍不住出去走走,就走到了李家门口。

    被刘氏看见,立刻挥手让他离开,笑呵呵的:“这孩子,在一起这么久了,这点时间都等不住。”

    苏澈饶了一边的路程,就转到贝哥儿窗前,上面还有一层山坡。

    他在周围转了两圈,捡起石头卷着纸条就丢上去,可能是没干过这事,他有些脸红,

    动静传过去,不一会李贝贝就从里边打开窗户,视线就望到山坡下边的苏澈,贝贝当即往周围看了看,没看到他爹娘才松一口气。

    两人就对着窗户傻笑,李贝贝捡起苏澈的纸条,看了一眼。

    然后回去取了纸笔,他跟着苏澈学了些文化,是会写字的,写好了又丢下去。

    苏澈就捡在手里,正要回信,就听到李崇的说话声,他收起毛笔就跑。

    李崇躲在隔壁子,其实早就看到这两孩子互传书信往来,故意说大点声音,将人赶走。

    “啧”,到底他嘴角含笑,没多说什么。

    总算到了成亲这天,苏李两家门前早就是红绸悬挂,到处吹吹打打的热闹极了!

    村里一早去了半村人帮忙,提前一天杀了六七头猪!两排大灶,明火燃的亮堂堂的,到处吆帮忙,搞得动静大着呢!

    晚点魏琛回来了,拉回一船的表演队。

    又是搭戏台子,喧天的锣鼓声鼓噪着众人,连三个小崽都在家里待不住了,出来看戏台子上的热闹。

    苏玖在屋里帮着白霜剥豆子,白霜见他时不时往外看,也没剥多少,将人赶出去接客。

    苏玖出来,龚庆悄无声息的出现,苏玖给他指:“怎么样?吃过农村的流水席没有?”

    龚庆点头:“吃过,在以前的小村子。”

    苏玖:“在这待的怎么样?感觉习不习惯?我给你讲,今日咱村里所有人都来,想不想讨个咱村里水灵灵的媳妇?看上谁只管说,我去给你做媒。”

    龚庆看他一眼,自个儿就上了树,如果苏玖没看错的话,他走的时候是不是还翻了个白眼?

    行啊,都会翻白眼了,苏玖想着从兜里掏出把瓜子,边吃边往前厅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