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这个问题萧过还真的没有想过,他十七岁的时候和滕错过了次情人节,非常老土地买了盒巧克力,还有一朵棉花糖。他从那天开始叫那人“小灼”,一直到今天。

    这么说情人节其实很有纪念意义,萧过就把这事儿装心里了。他今天要通宵办案,下午出去了一趟接滕错下班,骑摩托车沿街走的时候还在想后天怎么办。

    滕错不知道该怎么过普通人的日子,而萧过在过去的十年里感情也是完全缺失的,他在这方面其实还不如滕错,那人靠着皮囊,可以肆无忌惮,可萧过不一样。他自认活得很糙,外表和滕错很有差距。

    滕错研究医药,工作的地方挨着一所大学。单位那边市局已经进行了说明,把滕错消失的半年给码平了,对外就说是处理家事,他专业厉害,单位听说他能回去的时候非常高兴。

    萧过把车停在路边,给滕错发了短信过去,没过几分钟滕错就出来了。然而他怀里抱了一大束五颜六色的花,身边还跟着两个人。

    都是同事,其中一个是崔运昌,这人之前就对滕错很殷勤,花也是他买的,说是为了迎接滕错复工。另一个人很年轻,是新来的同事,刚巧一部电梯下来。

    小伙子今天和滕错第一次见面,早上就很有礼貌地叫了声“姐”,滕错看了他,坏笑着不反驳。之后俩人就一直没说话,到午休滕错解了衬衫的领扣,那人才反应过来之前认错了,追着道歉。

    小伙子到大楼门口了也很紧张,他穿着浅色的t恤和水洗牛仔裤,一看就是刚毕业不久的学生,对着滕错面红耳赤。

    他微微鞠躬,再次说:“对不住啊,滕哥。”

    滕错从花后面看他,挑了下眉这事就算过去了,因为是真的习惯了,觉得无所谓。

    他这会儿已经把长发放下来了,掉了几缕在领口里,柔软的乌黑绕在雪白上,那张满足所有人臆想的脸就在鲜亮的花朵旁边,就让身旁的两个人都没能挪开眼。滕错性格怪,他们感觉到了,所以也说不上是动了心,就是盯着看。

    这两个人一边一个,但滕错已经看见了站在摩托车边上的萧过。他双眼立刻现出弯月形,把“拜拜”说得飞快,走的时候头也不回。

    滕错把花扔开,扑过去抱住萧过。这个季节其实已经缓和了,可黄昏的凉风方兴未艾,萧过穿了件黑色的夹克,上面带着淡淡的烟味。

    萧过拦在他后腰,问:“今天还好么?”

    “我听你的,好好和人相处,”滕错乖乖的,“一直都很有礼貌的。”

    萧过笑了,说:“好。”

    云霞熠熠生辉地映在滕错眼里,他一点儿也不介意在公共场合亲昵,又蹭得近了些,问:“有奖励吗?”

    这人期待地看过来,萧过就没法拒绝。他兜里有糖,剥了一颗给滕错放嘴里了。

    滕错含得唇上水润,舌尖隐约能被看到。他认真地看着萧过,问:“没有别的了吗?”

    余光里那两个人还站在原地,萧过感到了压力。但萧副队在这样的时刻总会显出一种不移而且逼人的气势,他俯首向前,亲到了滕错。

    滕错很开心,跨上车的时候根本没想去捡地上的花。还是萧过给带上了,那俩人还在不远处,就这么扔这儿不合适。

    摩托车开过转角,滕错毫不留情地扬手,把花扔到了看见的第一个垃圾桶边上。

    “又丑又老又不自量力,”滕错乱骂一通,然后搂紧了萧过的腰,闷着脸说,“我只喜欢萧哥。”

    正好是红灯,萧过在前面回过身,笑着摸了摸他的脸。

    ***

    这件事并不重要,萧过不会反复想,但压力确实是在的。第二天吃饭的时候刚巧队里的年轻人都在,萧过就问了问。

    “显年轻的衣服,还要好看的?”小吕觉得他从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