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沃洛克轻轻勾起了唇。一卷卷羊皮纸看过去, 沃洛克的嘴角咧到了最大, 眸中是近乎疯狂的嘲讽。

    他从不后悔自己选择的路,更不会因为那些没什么用的人的话动摇自己的选择。他现在的一切都是用命挣出来的,上帝早就放弃了他, 如果他不能自救,只会毫无价值地死在某一个角落。

    十一岁的生日后的剧变, 让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个笑话, 他的世界倒退了三十年, 他惶恐地将事情告诉道林夫妇之后, 他们只觉得沃洛克发了精神病,将他关在庄园里整整两年。

    达德.道林是一名政客,为了仕途顺畅,他不能让一个精神病成为自己的继承者。将沃洛克关起来之后,他就一直试图再生一个继承人过来。只是直到他被木仓杀的时候,道林夫妇都没能成功生下新的继承人。

    接着没多久,哈莉特.道林也因病去世,旁支以沃洛克有精神疾病为由,让他没能完全继承道林家族庞大的遗产,只留给他一笔资金和几处房产。

    愤怒之中,沃洛克发现自己觉醒了奇特的力量,嗜血的渴望促使他走进了他从未接触过的领域。

    人间的血族在漫长的发展之中有了严格的种族和阶级划分,沃洛克没有详细的族谱,没有被任何一支血族接受。在人间游荡之时,他经历了欺骗、背叛,和一切成人世界的黑暗。

    最后在纽约的酒吧里,他遇到了那个彻底改变他一生的恶魔——路西法。

    路西法将他作为礼物送给了该隐,他在该隐的宫殿里度过了人生最安逸最充实的时光。当他还是幼崽时,该隐看在路西法的面子上给了他庇护,等沃洛克成年后,他就将沃洛克毫无情面地赶了出去,该隐对沃洛克再没有责任。

    之后一个没有靠山的刚刚成年的血族是如何一路向上爬的,沃洛克已经记不清了。他只记得自己至少依附过不下十余位的高阶恶魔,记得在战场上撕碎天使翅膀的快意和惩治叛徒时鲜血溅到眼睛中的刺痛。

    年复一年的向上爬,他纯正澄澈的金眸染上了黑红色,身上数次留下了无法自愈的伤痕。

    作为回报,他有了自己的属下,有了自己的领地和宫殿,甚至从梦境之主手中骗到了地狱的权柄之一。

    只是,他从来没有可以信任的伙伴,也没有可以依靠的爱人。

    可是沃洛克从不后悔,他要暴君之名传扬整个地狱,他要整个地狱见证他的荣光!

    ……

    布鲁斯翻了个身习惯性伸手想要搂住沃洛克,却摸了一个空,床侧压出的形状还没有复原,热度已经散去。

    困倦地坐起来,布鲁斯揉了揉眼睛,从门缝中看到书房微亮,从床头拿过睡袍披在身后,布鲁斯起身朝书房走去。

    “这么晚了,又有什么突发情况要处理吗?”布鲁斯从身后抱住沃洛克,将头压在沃洛克肩膀上,声音中带着散不去的睡意。

    沃洛克侧过头吻了吻布鲁斯的侧脸,轻声道:“不是什么大事儿,你先去睡吧。”

    自从上次《女巫阿格妮思纳特良准预言集》自己失踪,他就再也没有看到过这本书。为此他还特意去找了亚茨拉菲尔询问,当时亚茨拉菲尔说这本预言集会自己选择主人,他以为他和《女巫阿格妮思纳特良准预言集》缘分已尽,没想到在一切步入正轨之后他又见到了这本书。

    书中所写的故事主人公与沃洛克同名,可经历完全不同,结局也不同。最开始沃洛克看着还觉得怪别扭的,后来完全沉浸进去当小说看竟然入了迷。

    “你和我一起睡。”布鲁斯蹭了蹭沃洛克的耳朵,挣扎着睁开眼睛看沃洛克正在看的东西,“一本书?咱们家有这本书吗?”

    “算了,明天还要早起,我们之前订好的一起去度假。阿尔弗雷德、迪克、杰森已经等了好久。”布鲁斯含含糊糊地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