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己不能再这么颓废下去,他就在老家的图书馆里找了个清闲的管理员工作。

    日子很清闲地过, 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也绝不会短, 等沈容辞回过神来的时候,也就这么过去了。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三年间每当下雨天的时候, 他胸口靠近心脏的地方就会隐隐作痛, 像是有某处旧伤发作一般。

    但他仔细查看过那里, 并没有任何伤痕, 当初出车祸的时候这里也没有遭遇过任何撞击。

    这三年期间他父母也试着给他介绍了几个姑娘, 觉得他老大不小了, 也该成家立业了。

    当然都被他一一回绝了。

    几次三番过后,沈父沈母也渐渐察觉到了些什么,也就没有再在这方面过问。只要儿子过得开心,就是他们老两口最欣慰的事。

    这些姑娘都很好,只是沈容辞知道,他再也无法去爱另一个人了。

    也许在决定要离开顾迟渊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失去了爱一个人的能力。

    说起来,也不知道顾迟渊过得怎么样了……

    沈容辞立刻将思绪打乱,阻止自己不要再去想念关于那个人的一切。

    今天是周末,难得的好日头,又是丰收的季节,老家田里的蔬菜长得势头正好,还有附近的一些野菜看着也新鲜,摘下来包饺子刚刚好。

    父母年纪大了,膝盖和腰都不太好,沈容辞便带了个草帽,自己下田里去摘菜。

    听父母说,昨天白天有个陌生的男人来了镇上,挨家挨户询问家里是否有姓沈的人家,经由街坊邻居的引路后找到了家里,却也只是见过老两口后就走了,什么也没说。

    “会不会是你认识的人啊?同事或者老同学之类的?”沈父问道。

    沈容辞不觉得自己认识的人里有谁会做出这种事来。要是关系近的,要找他之前手机上联络一下就可以了,何必挨家挨户去问地址?要是关系远的,那就更没必要特地大老远跑到这乡下地方来找他了。

    “可能是某种传销吧,不用放在心上。”

    沈容辞告诉父母要警惕骗子后,就将此事抛在脑后,没有再放在心上。

    秋天的田野间,空气很清新,风吹在人身上也很舒适。

    沈容辞总会在这个季节回想起那天城墙上的光景。

    似乎只是一场梦,离自己已经很远了,但某些画面却已经很清晰,仿佛一抬手就能再触碰到梦里的那张脸。

    胸口又有些泛痛,沈容辞看着已经采了满满一袋子的野菜,突然泄了气一般,仰面躺在了野地里。

    日头并不是很毒辣,晒在身上暖洋洋的,可沈容辞莫名觉得这日光分外刺眼,眼睛都被刺激得有些酸痛起来。

    他拉过草帽,将脸遮住。

    可越是想要逃避,那些记忆就越是清晰,如影随形地跟着他的拼命躲闪的思绪。一开始只是一个画面,到后来接二连三的记忆越来越多,像是从埋藏在地下的土豆,看到的明明只有一个,拔起来之后却是一串。

    等那些记忆全都走过一边的时候,沈容辞才惊觉自己已经在田野里躺了许久,连天边都开始暗下来了。

    远处传来沈母的呼唤声。

    “来了。”

    沈容辞应了一声,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拎上刚摘下来的新鲜野菜,沿着田间小路慢悠悠地往回走着。

    夕阳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沈容辞。”

    沈容辞脚步顿了顿。接着继续往前走。

    看,就不能想太多,又出现幻觉了。

    可他没走几步,又停了下来,站在原地没有动。

    夕阳的光很暖,天边传来飞鸟归林的蹄声,晚霞的颜色也很温柔,和那天的很像。

    可他并没有勇气回过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